199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来源:雪球App,作者: 鹏万陈忠良,(https://xueqiu.com/6217262310/133257044)


99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转换优先股

我们持续持有先前向各位报告过的可转换优先股,包括所罗门7亿美金、吉列6亿美金、美国航空3.58亿美金与冠军企业3亿美金。我们吉列的优先股将会在4月1日转换为1,200万股的普通股,在衡量利率、债信与普通股的价格之后,我们可以确信在所罗门与冠军企业的投资现值应该与我们当初的成本差不多,吉列的价值比成本高,至于美国航空的价值则远低于当初的投资成本。

在投资美国航空时,本人真是抓对了时点,我几乎是在航空业爆发严重的问题之前,跳进去这个产业,(没有人强迫我,如同在网球场上,我把它形容成非受迫性失误),美国航空问题的发生,出自于产业本身的状况与对Piedmont并购后所产生的后遗症,这点我应该要早该预料到,因为几乎所有的航空业并购案最后的结果都是一团混乱。

在这不久之后,Ed Colodny与Seth Schofield解决了第二个难题,美国航空现在的服务受到好评,不过整个产业所面临的问题却越来越严重,自从我们开始投资之后,航空业的状况便很急剧地恶化,尤其再加上某些从业者自杀性的杀价竞争,这样的结果导致所有的航空从业者都面临一项残酷的事实,在销售无差异产品的产业之中,你很难比最笨的竞争对手聪明到哪里去。

不过除非在未来几年内,航空业全面地崩溃,否则我们在美国航空的投资应该能够确保安全无虞,Ed与Seth很果决地在营运上做了一些重大的改变来解决目前营运所面临的问题,虽然如此,我们的投资现在的情况比起当初还是差了一点。

我们的可转换优先股算是相当单纯的投资工具,不过我还是必须警告各位,若是过去的经验有任何参考价值,大家可能还是会读到一些不正确或是误导的信息,举例来说像去年,有几家报章杂志错误地将它们的价值与可以转换的普通股价格混为一谈,我们的所罗门优先股转换价格为38美元,根据它们的逻辑,由于所罗门普通股的现价为22.8美元,所以其可转换优先股的价值只有面额的60%,但这样的推论却有一个盲点,因为这样的说法表示所有的可转换优先股,其价值只在其所拥有的转换权利,至于所罗门不可转换的债券价值则为零,不管它所拥有的赎回条件为何。

大家必须特别记住的一点是我们可转换优先股大部分的价值其实是来自于固定收益的特性,这意思是说这些有价证券的价值不可能低于一般不具转换权的优先股,相反地会因为它们拥有可转换的期权而具有更高的价值。

很遗憾我必须在报告末段以我的好朋友Colman Mockler-吉列的CEO在今年一月过世做为结尾,除了“绅士”这个代表品格、勇气与谦和的字,没有其它字更能贴切形容Colman这个人,除了这些特质之外,再加上他所拥有的幽默与超凡的经营能力,所以大家应该可以想象与他共事是多么令人感到愉快的一件事,这也是为何包含我在内的许多人,会对他感到特别怀念的缘故。

在Colman死之前几天,吉列受到福布斯以封面故事大加赞扬,标题很简单,这家公司在刮胡刀产业的成功,不单单只靠营销手段(虽然他们一再展现这方面的能力),同时更源自于他们对于品质的追求,这种心理建设使得他们持续将精力摆在推出更新更好的产品之上,虽然现有的产品已是市场上最经典的,福布斯对于吉列的形容,就好像是在描述Colman本人一样。

救命!救命!

熟悉的读者都知道我经常利用年报不顾廉耻地替伯克希尔寻找合适的投资标的,此外我们也常常在水牛城报纸刊登广告征求投资标的,而如此的宣传做法确实也收到效果,有好几家企业收到我们相关的信息后,上门前来(任何好的业务销售人员都会告诉你不靠广告卖东西就好像是在黑夜里对于女孩眨眼一样没有用)。

附录B是我回信给一位可能的卖方的摘要,若是你知道那家企业可能会是我们有兴趣的标的,同时你有认识的朋友在那家企业,欢迎你直接将这份资料送给他参考。

以下就是我们想要找的企业条件:

(1)巨额交易(每年税后盈余至少有一千万美元)

(2)持续稳定盈利(我们对有远景或具转机的公司没兴趣)

(3)高股东报酬率(并且甚少举债)

(4)具备管理阶层(我们无法提供)

(5)简单的企业(若牵涉到太多高科技,我们弄不懂)

(6)合理的价格(在价格不确定前,我们不希望浪费自己与对方太多时间)

我们不会进行敌意的并购,并承诺完全保密并尽快答复是否感兴趣(通常不超过五分钟),我们倾向采现金交易,除非我们所换得的内在价值跟我们付出的一样多,否则不考虑发行股份。

我们最喜欢的交易对象之一是像B夫人-Heldman家族那样,公司经营者希望能马上有一大笔现金,不管是给自己、家人或是其它股东,最好这些经营者如往常一样能够继续留在公司,我想我们可以提供具有以上想法的经营者,一个满意的方式,我们也欢迎可能的卖方与那些过去与我们合作过的对象打听。

另一方面查理和我也常常接到一些不符合我们条件的询问,包括新事业、转机股、拍卖案以及最常见的中介案。我们发现如果你登广告要买牧羊犬,结果却有一大堆人打电话来要卖你长耳猎犬,对于这类的事业,有首乡村歌曲其中的一句歌词最能描述我们的感觉,“若电话不响,你就知道那是我”。

除了以上买下整家公司的并购案外,我们也会考虑买进一大部分不具控制权的股份,就像我们在资本城、所罗门、吉列、美国航空与冠军企业这几个案子一样的公司,不过对于一般直接从股票市场上买进股份的建议,我们则一点兴趣都没有。

其它事项

Ken Chace决定从今年股东会起不再担任本公司的董事,在伯克希尔我们没有强制董事退休的年龄限制(以后绝对也不会有),但是住在缅因州75岁的Ken还是决定减少自己在伯克希尔的活动量。

Ken是我在1965年透过巴菲特合伙入主伯克希尔时,选择经营纺织事业的第一人选,虽然我在坚持纺织事业继续经营上做了错误的决策,但选择Ken却是正确的决定,他把公司经营的非常好,对于所面临的问题也是百分之百地坦诚,更重要的是他产生出足够让我们进军保险业的资金。

我的内人Susan将会被提名接替Ken担任董事,她个人现在是伯克希尔第二大股东,而且要是她活的比我久的话,还会继承我个人所持有的股份,进而取得公司的控制权,她明了也完全同意我对于可能接替人选的想法,同时也认同不管是伯克希尔本身或是旗下事业与主要的投资,都不会单纯地因为有人出高价要买,便轻易地对外出售。

我强烈地感觉伯克希尔企业与经理人的命运不应该依赖在我个人的健康之上,当然若是因此可以加分会更好,为此我已做好的万全的计划,不管是我个人或是我内人的遗嘱都不打算将这些财产留给家族,相反地重点会放在如何保持伯克希尔的特质,并将所有的财富回归给社会。

所以万一要是明天我突然死了,大家可以确定三件事(1)我在伯克希尔的股份,一股都不会卖(2)继承我的所有权人与经理人一定会遵循我的投资哲学(3)伯克希尔的盈余会因为出售我个人的专用飞机-无可辩解号,每年可增加100万美元(不要管我希望让她陪葬的遗愿)。

大约有97.3%的有效股权参与1990年的股东指定捐赠计划,总计约580万美元捐出的款项分配给2,600家慈善机构。

我们敦促新加入的股东,仔细阅读年报上有关股东捐赠计划的详细内容,如果在未来年度内,你想要参加这类的计划,我们强烈建议你将股份登记在自己而不是受托人的名下,必须在1991年8月31日之前完成登记,才有权利参与1991年的捐赠计划。

伯克希尔除了透过股东指定捐赠计划对外捐赠之外,我们旗下事业的经理人每年也会透过公司对外捐赠,包含商品在内每年平均金额约在150万美元左右。这些捐赠主要是赞助当地像是联合劝募等慈善团体,所得的效益应该与我们所捐出的相当。

然而不管是旗下事业或是母公司的经理人在利用伯克希尔的资金对外捐赠给全国性组织或特别利益团体时,都是以站在股东利益立场所应该做的,相对地若是你的员工也包含CEO在内,想要与其校友会或其它人建立个人关系的,我们认为他们最好是用自己的钱,而不是从你的口袋里掏钱。

今年的股东会预计在1991年4月29日,星期一早上9点30分举行在Orpheum中心召开,去年股东会参加人数突破1,300人,大概是十年前的一百倍。

我们建议大家最好先向以下旅馆预订房间(1)Radisson-Redick旅馆-就位在Orpheum中心对街拥有88个房间的一家小旅馆(2)较大一点的Red Lion旅馆-离Orpheum中心约五分钟路程,或是(3)Marriott位在奥马哈西区,离波仙珠宝店约100公尺,开车到市中心约需20分钟,届时将会有巴士接送大家往返股东会会场。

查理和我一直都很喜欢开股东会,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来参加,我们股东的素质可由大家所提出的问题看得出来,我们参加过很多股东会,但从来没有别的公司的股东像伯克希尔的股东一样由高智能水准与经营者荣枯与共的股东组合。

后面附有股东会开会投票的相关资料,跟各位解释如何拿到入场所许的识别证,因为开会当天会场不好停车,我们特地为大家预留了一些位置,附件也有相关说明供大家参考。

一如往常,会后我们备有巴士带大家到内布拉斯加家具店与波仙珠宝店或是到饭店与机场,我希望大家能有多一点的时间好好探索这两家店的奥妙,当然早几天到的股东也可利用假日逛逛家具店,星期六从早上10点到下午5点30分,星期日则从中午开到下午5点30分,到那里时记得到喜诗糖果摊逛逛,看看伯克希尔协同效应的初步成果。

波仙星期天通常不开门营业,但在股东会期间特别破例,4月28日星期天从中午开到下午6点,去年由于大家的卖力表现让Ike相当的开心,在看过那天的业绩数字之后,他建议我们最好能够每一季都召开股东会,今年记得到波仙去看看,就算不买也没有关系,那是一场你不能错过的秀。

去年股东会第一个问题是由来自纽约11岁的Nicholas Kenner所提出,他们一家三代都是伯克希尔的股东,一开场Nicholas就来硬的:“为什么股价会下跌?”面对如此强大的火力,我的回答却不甚了了。

我希望今年Nicholas最好有其它的事要忙,不要来参加今年的股东会,若他真的出席了,他可能有机会再提出第一个问题,查理和我都希望尽量不要碰到他,还好今年轮到查理先回答。

沃伦.巴菲特

董事会主席

1991年3月1日

附录A

美国钢铁公司宣布全面更新计划

美国钢铁公司宣布彻底现代化的方案,(本文是格雷厄姆于1936年所写未对外公开的讽刺性文章,并于1954年提供给巴菲特)。Myron C.Taylor-美国钢铁公司的董事长,今天宣布令人期待已久,有关全世界最大的制造公司的全面更新计划,与预期相反的,公司的制造或是销售政策全部没有变动,反而是会计账务系统做了大幅度的调整,在采取一系列最新最好的现代会计与财务措施之后,公司的盈利能力因而大幅增进,即使是在景气不佳的1935年,在采用新的会计制度下,估计每股盈余还是可以达到50美元的水准,这项改造计划是经由Messrs等人经过广泛的研究调查后制定的,其中主要包含六大点:

(1)将厂房价值减少到负的10亿美元

(2)普通股每股面额减到一美分

(3)以期权的方式支付所有的薪水与奖金

(4)存货的账面价值减为1美元

(5)原有优先股改成不必马上支付利息50%折价发行的公司债

(6)建立10亿美元的或有负债准备

以下就是这项全面更新计划的官方完整声明

美国钢铁公司的董事会很高兴向大家宣布,在经过对产业界所面临的问题广泛地研究之后,我们已经核准了一项重新塑造公司会计制度的方案,一项由特别委员会主导并经Messrs等人协助之下完成的调查显示,我们公司在运用最先进的会计制度方面远远落后于其它美国企业,透过这样的做法,公司不必负担额外的支出、营业与销售政策也不必改变,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大大改善盈利能力,所以大家一致决定不但要立即跟进采用,而且还要将这项技术发展到淋漓尽致的境界,董事会所采用的做法,主要可以归纳为以下六点:

1.固定资产减为负的10亿美元

许多代表公司都已将其账面厂房价值减为象征性的1美元,好让其损益表免于折旧费用沉重的负担,特别委员会指出如果它们的厂房只值1美元,那么美国钢铁的的固定资产比起它们来说还要少很多,事实上近来大家都承认一项事实,许多厂房对公司来说实际上是一种负债而不是资产,除了要摊提折旧之外,还要负担税金、维修及其它开支,因此董事会决定要从1935年开始将资产打销,从原先账面1,338,522,858.96美元减少为负的1,000,000,000美元。

这样做法的效益相当明显,随着工厂逐渐折减,所代表的负债也相对地减少,因此以往每年4,700万的折旧费用不但可以免除,以后每年还可以有5,000万美元的折旧利益,一来一往等于让公司的盈利至少增加9,700万美元。

2.将普通股面额减少到1美分。

3.所有的薪资与奖金一律以期权的方式发放。

许多企业早已将本来应该支付给经营主管薪水奖金的大笔支出改以不必确认费用的股票期权方式取代,这种现代化的创新做法很明显地还没有被充分运用,所以董事会决定采取一项更先进的做法。

企业所有的员工将发给认购价为50美元的期权作为薪资的替代,而普通股面额则减少到1美分。

这项计划很明显的有下列好处:

A.公司将不再有任何的薪资支出,参考1935年的情况,每年估计将因此省下2.5亿美元。

B.同时,所有员工的报酬将因此增加好几倍,因为在新的会计准则之下公司账上显示的每股盈余将因此大增,从而使得公司的股价远高于期权所设定的50美元认购价,于是所有的员工都将因为期权的行使而受惠,所得到的报酬将远比他们原来领的现金收入要高的多。

C.透过这些期权的行使,公司因此还可以实现额外特别的年度利益,而由于我们将普通股面额设定为1美分,因此每认购一股便能产生49.99美元的利益,虽然就会计学保守的立场,这些利益可能无法显现在损益表之上,但却可以在资产负债表上以资本溢价的方式单独列示。

D.企业的现金部位也会因此大大地增强,每年不但不再有2.5亿美元的薪资流出,透过行使500万股期权的做法,每年还可以创造2.5亿美元的现金流入,公司惊人的盈利能力加上坚强的现金部位将使得我们可以随心所欲地配发股利,然后我们又可以透过行使期权的方式补强现金实力,之后又可以有更高的配股能力,如此一直循环下去。

4.账面存货价值调为1美元

在经济衰退时因为必须将存货价值调整至市价,公司可能会因此蒙受巨额的损失,因此许多公司,尤其是钢铁与纺织公司纷纷将其账面存货价值压到相当低的程度,而成功地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有鉴于此美国钢铁公司决定采用一种更积极的做法,打算将存货价值一举压低到1美元的最低限度,在每年底都会进行这样的动作,将存货予以调整,差异的数字则全部摆到前面所提到的或有准备科目项下。

这种新做法的好处相当的大,不但可以消除存货耗损的可能性,同时也可大大地增进公司每年的盈利能力,每年初存货因为账面价值只有1美元,所以将因出售而获得大笔的利益,经估计透过这种新会计方法的运用将可使我们每年至少增加1.5亿美元的收益,而碰巧的是这个数字与我们每年冲销的或许准备金额相当。

特别委员会的一项报告建议为了维持一致性,应收账款与适量现金最好也能够将账面数字调整为1美元,同时也一样可以有先前所提的好处,但这样子的提案现在被驳回,因为我们的签证会计师认为,任何应收账款或适量现金若冲回,最好还是先贷记原有科目,而不是直接作为损益表上的收入,但是我们也预期这种老掉牙的会计准则应该很快会更新,好与现代趋势做接轨,而等新原则一通过之后,我们一定会马上将这份报告的建议列为优先执行的方案。

5.将现有优先股改成不必马上支付利息50%折价发行的公司债。

过去许多公司在面临景气不佳的时候,大都利用买回自己原先发行大幅折价的债券来弥补其营业上的损失,不幸的是由于美国钢铁公司的债信一向都还算不错,所以没有类似这样的油水可以趁机捞一笔,但现代更新计划解决了这样的难题。

报告建议原先发行的每一股优先股全部换成面额300美元不必支付利息的债券,并且可分为十期以面额的50%赎回,总计将要发行面额10.8亿美元的债券,每年有1.08亿美元到期,并由公司以5,400万美元的价格赎回,同时公司每年将可因此增加5,400万美元的盈利。

就像是第3条所述的薪资奖金计划,这样的安排将可以让公司与其优先股股东一体受惠,后者可以确定在五年内收回现有优先股面额的150%,因为短期的有价证券实在是没有多少报酬率,所以不必付息的特点算是无关紧要,如此一来公司每年将可以减少2,500万的优先股股息,再加上每年多出5,400万美元的盈利,加总之后将可获得每年7,900万的利益。

6.建立10亿美元的或有负债准备

董事们有信心经过上述的安排,公司未来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确保拥有令人满意的盈利能力,然而在现今的会计准则下,公司最好不要承担任何可能的潜在损失的风险,因为最好能够事先建立一个或有损失负债准备以兹因应。

特别委员会因此建议公司可以建立一个10亿美元的或有负债准备,就像是先前所述的,存货价值调整为1美元的差异将由这个准备来吸收,同时为了怕将来或有准备消耗殆尽,每年还将固定由资本公积计提补充,因为后者透过股票期权的运用每年将至少可以增加2.5亿美元(见前面第3点),所以随时准备好可供或有准备补充之用。

透过这样的安排,董事会必须坦承他们很遗憾还不能够向其它美国大企业一样,充分地运用各种方法,让股本、资本公积、或有负债与资产负债表其它科目互通有无,事实上我们必须承认,目前我们公司所作的分录还过于简单,根本没有达到一般业界那样能够利用最先进的手法,让整个会计程序神秘复杂化,然而对此董事会还是强调在规划革新方案时,必须坚持清楚明了的原则,虽然这样做会对公司的盈利能力有所影响。

为了显示新方案对于公司盈利能力的影响到底有多大?我们特别列出1935年分别在两种不同基础下的损益状况:

99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为了配合有点老旧的会计准则,下表是美国钢铁1935年12月31日的合并资产负债表,在经过新会计方案调整后的资产负债科目状况。

991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有别于原先的固定面额,现在的股本改为不固定面额,根据维吉尼亚州的法令,公司必须重新设立。

实在是不必要跟各位股东报告,更新过后的资产负债表与原先的报表将会有很大的不同,我想为了让公司的盈利大增因此必须就资产负债科目做很大的调整,大家应该不会对此有太多的意见。

总而言之,董事会这一连串措施,包含将厂房价值调为负数、薪水删掉、存货降到几乎为零,将可使美国钢铁在产业的竞争力大为增加,我们将可以因此以非常低的价格销售我们所生产的产品,同时还可以保有很好的盈利,董事会也认为在这项更新计划之下,我们将可以彻底打败竞争对手,直到我们达到反托拉斯法100%市场占有率的最高上限。

当然在准备这份报告时,董事会不是不知道同业也有可能仿效我们这类的做法,使得我们这样做的效益大打折扣,但是我们有信心美国钢铁身为提供钢铁用户这类新式服务的先驱领航者,一定能够维持住客户的忠诚度,不论是老客户或是新客户,当然若是有任何意外,美国钢铁仍将透过我们新设立的会计研究实验室,致力于研发出更新的会计做账原则,以继续保持我们的优势地位。

附录B

对于阁下有意出售公司的一些想法

这是几年前我写给一位有意出售其家族事业给我们的人士,在经过修正后,我特地把这封信摆在这里,因为这正是我想传达给其它有意出售事从业者的信息--华伦巴菲特

以下是在前几天我们的谈话后,我个人的一些想法。

大部分的企业老板无不终其一生努力地建立自己的企业王国,经过不断地努力焠炼,他们在营销、采购与人事管理上的经验都能持续地精进,这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先前一时的挫败通常会成就后来的成功。

相对地,自己当老板的经理人在面对来自各方的压力,偶尔会在一时冲动的情况下,考虑出售自己拥有的事业,通常是因为中间人为了赚取成交的佣金不顾买卖双方的利益而怂恿老板赶快做决定,事实上做这样的决策牵涉重大,不管是在财务或是个人方面皆是如此,仓促地决定可能使得老板做出错误而不是正确的决策,而且一旦发生可就是一辈子无法挽回的错误。

价格当然很重要,但是通常它并不是整个交易最关键的因素,你跟你的家族拥有业界最棒的企业,所有的潜在买家当然都知道这一点,而随着时间的演进,你的事业也会变得更有价值,所以若你现在决定不卖了,这代表以后你可能可以赚更多的钱,而有了这样的认知,你大可以从容以对,慢慢地寻找你希望的买主。

但是要是你真的决定要卖,我相信伯克希尔绝对可以提供比别人更好的条件,基本上可能的买主可以分为两大类︰

(1)第一种是你的同业或是与你的所处的产业相近的从业者,这种买家不管他给你怎么样的承诺,通常会让你感觉到好像他比你更懂得如何来经营你的事业,而早晚有一天他会想要插手来帮忙你的营运,而若是买方再大一点,通常还会应征一大堆经理人进来,借口表示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并购案,他们一定会有自己的一套做事方法,虽然你过去的经营记录明显地比他们好太多,但人性的某一面还是使他们觉得他们做事的方法才是对的,你跟你家人的朋友大概也有人曾经将公司卖给大企业的,我想他们应该也有这方面的经验,可以证实大公司有倾向将子公司的业务接过去管理,尤其是他们对这行也很内行或自认很内行时。

(2)第二类的公司是杠杆收购,大量运用所借来的资金,只要时机得当,总是准备随时将公司再卖给投资大众或是别的大企业,通常这类买主对公司最大的贡献就是改变公司的会计政策,使得公司盈余比以前看起来好看一点,如此一来使他得以用更好的价格脱手而出,附件是最近一篇有关这类交易的文章报导,由于最近股市热络所以这类的活动也相当频繁,同时这类的资金也相当充沛。

如果公司现在的拥有人唯一的目标只是随时准备将企业待价而沽,弃企业整体的利益于不顾,很多的卖主确实属于这类型,那么先前所描述的买方应该都可以为卖方所接受,但是要是卖方所要出售的公司是他一辈子的心血结晶,甚至已经成为其人格与生命的一部分,那么这两类买方可能都不能符合你的标准。

至于伯克希尔则属于另外一类型的买主,而且绝对是与众不同的,我们买进是为了拥有,但我们不要,也不希望公司的营运主管由母公司指派,我们旗下所有的事业都能够相当独立自主地营运,大部分的情况下,我们所拥有的重要事业管理人从来就没有来过奥马哈,甚至于双方连面都没碰过,当我们买下一家公司之后,卖方依旧还是照原来的样子经营公司,是我们要去适应他们,不是他们要来适应我们。

我们没有任何家族成员或是新进聘用的企管硕士,准备要来经营我们买下的任何企业,我想以后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如果你知道我们过去的并购案,我会附上过去我们购买企业的名单,我建议你可以打个电话查查看,我们是不是说到做到,特别是你可以问问少数几家经营不甚理想的公司,看看在艰难的状况下,我们又会采取怎样的做法。

任何买主都会告诉你,私底下他很需要你的协助,当然若他真的有大脑,他就会知道他真的是需要你,但大多数的买主,基于先前所提的几个理由,大都不会遵守先前所作的承诺,但我们不一样,绝对是说到做到,因为一方面我们已做出承诺,另一方面我们也是为了有更好的经营成果。

这样的需求可以说明为何我们希望原有的经营团队最好能够保留20%的股份,基于税规划我们需要80%以上的股权,这点很重要,但同时我们也希望继续留下来管理的家族成员也能够自己当老板,所以很简单,除非我们确定原有的主要经理人还会继续留下来成为我们的合伙人,否则我们不会考虑买下公司,合约并不能保证你会继续投入,我们相信的是你承诺的每一个字。

我们会介入的领域是资金的规划与配置以及高阶人员的任命与报酬,其余的人事、营运策略等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有些伯克希尔旗下事业的经理人会把他们所作的一些商业决定向我报告,有些则不会,这主要是视他们本身的个性,以及与我个人的私人关系而定。

如果你决定要跟伯克希尔一起做生意,我们会以现金的方式给予报酬,你的企业资产也不会被伯克希尔拿来当作借款的抵押品,也不会有掮客牵涉其中。

另外在交易成交后,我们也不会临时宣布退出不玩,或是提出要做调整的要求,(当然要是银行、律师、董事会等方面出了状况,我们也会做出道歉与合理的解释),你不会碰到几年前与你谈判的主管突然走人,之后新上任的主管一概不认账,或是公司总裁很遗憾地跟你说,他背后的董事会要求你这样或要求你那样,(或甚至想要再把你的公司卖掉以支应母公司新的资金需求)。

另外也必须要提醒你在交易完成后,你并不会比原来还富有,因为拥有原来的事业已经让你用最有利的投资方式赚了很多钱,整个交易只会让你的财富形式有所改变,但基本上金额数量并不会改变,若你要卖,你可以确定将能够把原有100%持有且熟悉的资产,换得另外一种资产-------现金,或再加上一小部分你比较不熟悉的企业股份,要做出出售的决定总有许多理由,但若整个交易是公平合理的话,这个理由绝对不是卖方因此可以变得更富有。

我不会刻意纠缠你,但若你有任何的意愿想要出售的话,我会很乐意接到你的电话,我很荣幸能够让伯克希尔与你的家族成员一起拥有这份事业;我相信公司在财务上一定会变得更好,而我也相信在未来的20年内,你也会像过去20年来一样,愉快地继续经营这份事业。

沃伦.巴菲特

笔记:

1.至此伯克希尔的商业模式已基本成型:已收购的企业每年将多余资金上缴到伯克希尔总部由巴菲特和芒格负责投资,最好的标的是买入同样优秀有现金流的企业,其次便是优质的股票,新买入的企业在未来又会提供更多的现金。保险则是整个集团运营的基石,有时候新买入的企业便是保险公司,新的保险公司会归入原有的保险集团旗下,保险的浮存金则用于投资并产生收益。

如果买下一家企业要比买入一家企业的一部分有溢价的话,为什么还要去溢价收购呢?在伯克希尔来说,买入更多企业纳入麾下不是为了扩大营收或者资产规模去获得更多贷款,而是为了获得更多现金去投资,在拥有巴菲特和芒格两位投资大师的前提下,当企业的闲余资金得以高效投资时整体价值便被放大了。这是这一模式的关键,而不是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

2.用会计手法来“创造”虚假利润,附录的例子极端到可笑,但类似的更多例子却不断进化,A股造假、炒作等手段的集大成者贾跃亭便是会计出身。始终记住会计是计算企业价值的起点而不是终点。

3.长期来看债券整体而言收益不如股市,并且债券的问题在于优质的债券会有很高的溢价,而高收益的债券风险又非常大,股票却经常能找到被低估的优质企业。在某些时候能发现一些例外情况,第一是股市整体高估或泡沫严重,第二是遇到个别信用良好但评级较低导致收益率较高的债券时,更多的知识和更广的视野能提供更多的机会。

4.该年度巴菲特投资了富国银行,一家重视客户价值,提出“交叉销售”的社区银行。巴菲特在本信中解释了不愿意碰高杠杆经营企业的原因,当资产是股东权益的20倍时,稍微一点坏账便可能让股东权益清零。但富国银行较高的坏账准备,极低的估值和最重要的优秀的过往经营历史为其提供了安全边际,最终促使巴菲特在房产信贷危机的情况下逆势买入富国银行。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WX GZH:鹏万陈忠良

@今日话题 @雪球私募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网络,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联系本站删除!

联系邮箱:g16178#wiserpai.com(#换成@)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内容仅用于学习交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站不承担任何风险责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