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来源:雪球App,作者: 鹏万陈忠良,(https://xueqiu.com/6217262310/134728079)


00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投资

由于会计规则的原因,今年我们把所持有的大部分普通股票分为2类。下面的表格介绍了第一类,以市场价值列出了我们资产负债表中的投资以及年末价值超过5亿美元的投资。

2008年12月31日

009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这是我们实际的购买价格也是我们的计税标准;GAAP下的“成本”由于要求必须增记或减记,在不同情况下会有所不同。

另外,我们持有穆迪和北伯林顿铁路公司的股票,我们持有权益价值,即我们的成本加上自我们持有以来的留存收益,减去因为留存收益作为分红而派发的相关税款。当持有投资对象超过20%股份时,即采用这种会计处理方式。

我们几年前购买穆迪15%的股票,之后再也没买这支股票。穆迪在期间回购自己的股票,回购的股票减少了市场中的股票数,于是我们的持有率上升到了20%。北伯林顿铁路公司也回购了他们的股票,但我们持续购买这个股票,因为占有率早已到达20%。

除非事实或者规则改变,你将会看到无论这些股票的市场价格是多少,这些持有的股票将以权益会计价值反映在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中。你也将会看到他们收入中被我们占有的那部分(减去应付税)也定期的纳入我们的季度和年度收入中。

此前我曾经提到过,去年我犯了一个严重的投资错误(可能还有很多,只是这个被发现了而已)。查理或者其他人都跟此事无关。在油价和天然气价格接近最高点时,我购买了大量的康菲石油公司股票。我没能预计到2008年下半年能源价格的戏剧性下跌。我仍然认为未来石油价格会比现在的40-50美元高得多。但是到目前为止我错得离谱。即使石油价格回升,我选择购买的时机也让伯克希尔消耗了数十亿美元。

我还犯了一些目前已经可见的错误。这些错误不那么大,但不幸的是,它们也不小。2008年,我用两亿四千四百万美元买了两家爱尔兰银行的股票,当时那股价看上去便宜得很。年底时这些股票的价值已经低到不能再低:2700万美元,我们损失了89%的钱。那之后,那两只股票的价格还在一路下跌。网球比赛的观众会称这种行为为“非受迫性失误”。

去年的投资也有积极的一面。我们购买了145亿Wrigley、高盛和GE的固定收益证券。我们非常喜欢这些投资。它们自身的良好成长性让这些投资再满意不过。作为对我们投资的额外回报,我们还获得了可以继续增股这三家公司的机会。为了做出这三项重大收购,我不得不出售了我们持有的一些其他资产,尽管我很愿意继续持有它们(主要是强生公司和康菲石油公司的资产)。但是我曾发誓——对投资者和我自己——要让伯克希尔公司高效运转,而不是仅仅持有大量现金。我们不能指望靠陌生人的恩惠去尽明天的义务。如果被迫选择,我不会为了更多利润牺牲哪怕一晚的睡眠。

投资界已经从担心定价过低的风险发展到了担心定价过高的风险。这种转变可真不小,钟摆已经从一个极端摇摆到了另一个极端。仅仅数年前,我们仍会觉得以下行为不可思议——人们对信用级别良好的市政国债或者公司债券不闻不问,却热衷于零风险的政府短期债券,尽管它的收益几乎为零。未来人们撰写这十年的金融史时,肯定会提到上世纪9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和本世纪初的房地产泡沫。但2008年美国债泡沫可能也会被认为几乎与前几次泡沫一样非同寻常。

如果很长一段时间内一直执着于现金等价物(指极容易和很快可转换成现金的资产,持有这种资产如同持有现金),或者长期政府债券投资,其后果一定相当恐怖。当然,随着金融局面的进一步动荡,持有这些资产的投资者会越发自我感觉良好,甚至到自鸣得意的地步。当他们听到所有评论都在说“现金为王”时,他们越发感觉自己决策英明。尽管这些为王的现金不能带来任何收益,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购买力在不断下降。

投资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人夸你有多棒。事实上,赞扬经常是增长的敌人。因为它束缚你的思维,让你的大脑开放性下降,不会对早先形成的结论进行反思。谨防那些让人溢美的投资举措;伟大的举动通常都会让人觉得枯燥无聊。

衍生品

衍生产品很危险。它们让我们金融系统中的杠杆率和风险都增加不少。它们让投资者们难以理解和分析我们的大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它们让房利美和房地美常年陷入巨大的虚假陈述中。房地美和房利美是如此让人困惑,以至于它们在政府中的监管机构——联邦住房企业监管办公室的100多名职员除了监督这两家公司之外什么都不用做,即使如此还完全不得要领,彻底迷失在它们复杂的衍生产品名目中。

实际上,最近的一些事件揭示出,那些供职于主要金融机构的CEO或者前CEO们,也没有能力去管理一个拥有如此复杂和庞大的衍生产品的生意。查理和我也在这个倒霉鬼名单中。当伯克希尔在1998年收购通用再保时,我们知道我们搞不定它同884个交易商达成的23218份衍生产品合约(其中很多交易商和衍生产品我们听都没听过)。因此我们决定不做这生意。尽管当我们选择退出时,我们不用承受任何压力,市场也很温和,大致完成这项任务仍用了我们五年时间,让我们蒙受了超过4亿美元的损失。离别之际,我们对这门生意的感觉正如一句乡村民谣歌词所唱:“在我了解你之前,我还更喜欢你些。”

更高的“透明度”——政治家、评论员和金融监管机构最喜欢用这个良方来避免将来出现严重问题——对衍生产品导致的问题也无能为力。我没听说有哪种报告机制能够大体不差地描述和衡量庞大复杂的衍生产品投资组合的风险。审计人员无法审计这些合约,监管机构也无法进行监管。当我读到使用这类衍生工具的公司10-K年报中“事项披露”部分时,我只知道自己最后对这些公司的投资组合状况一无所知(然后还得吃几片阿司匹林缓解头痛)。

学习管理有效性的案例是有必要的,让我们再深入看看房地美和房利美的例子。这两个庞大的机构由国会创立,并且由他们控制,指示他们什么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为了帮助监管,国会在1992年成立了OFHEO,告诫它要保证这两个巨大的机构行为得当。按照分配到这个任务的人力衡量,这个举措使房利美和房地美成为据我所知监视最严密的公司。

2003年6月15日,OFHEO(年度报告参见网页)递交2002年报告给国会,尤其给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四个老板,其中正是Messrs.Sarbanes和Oxley。长达127页的报告包括一个自我庆祝的标题:“庆祝10年的卓越。”房地美的CEO和CFO在丑闻后辞职和COO被辞退后的九天,转送函和报告被递交。报告的总结跟以往一样:“这两个企业的财务合理并且管理得很好”,信中并未提及他们的离开。

其实,这两间企业有时候涉及较大的会计欺骗行为。最后,在2006年,OFHED发表了长达340页的记录,严厉揭露了房利美的罪状,并或多或少地指责了每个团体的失败,当然,你可以猜到,除了国会和OFHEO。

Bear Stearns的崩溃使衍生品交易中对方问题凸现,这正是我在2002年伯克希尔公司的报告中首次提到的时间炸弹。2008年4月3日,纽约州有能力的州长Tim Geithner解释了救援的必要:“Bear的衍生品交易对手突然发现,为保护自己防止金融风险的重要位置已经不再起作用,Bear的交易对手会兑现之前的抵押品,并且试图在本已很脆弱的市场中复制那些位置,从而进一步混乱市场。”美联储发言说:“我们参与防止不可预见的重大金融连锁反应。”我认为,美联储是时候行动了。

正常的股票债券交易通常在几天内完成,一方获得钱,一方获得证券。交易对方违约风险很快就消失,信用问题不可以积累。快速的结算过程是保持市场完整性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纽约交易市场和纳斯达克交易市场在1995年把结算周期从5天缩短到3天的原因。

相反,衍生品合同通常几年内甚至几十年都不结算,彼此又向对方提出了很多的要求。难以量化的“账面”资产和负债构成了财务报表的重要部分,尽管这些款项在多年内都不会生效。另外,在大型金融机构中有着惊人的、互相依赖的网络。亿万富翁的应收款和应付款都集中在几个大交易商手中,这些人也同样在其它方式有很高的杠杆。逃避困难的参与者其实和逃避性病的人面对的问题一样:“重要的不止是你和谁睡,还有他们和谁睡。”

继续借用我们的比喻,和周围人发生关系,其实这对大型的衍生品交易者来说是有用的,因为它保证了如果他们遇到麻烦时,他们会得到政府帮助。换句话说,只要公司遇到会传染给它身边公司的问题时,政府一定会关注(我悲哀地说,这是一个正确的结果),当然我不会点名。这个恼人的事实缔造了企业生存的第一法例,这法例适用于那些有野心的,喜欢堆积杠杆,运用大量深不可测的衍生品的CEO,一般无能力的不会这样做,他们的头脑被弄得一团糟。

考虑我构建的毁灭性画面,你也许会想知道,为什么伯克希尔公司也是251个衍生品合约的一方(除了那些在中美能源公司出于运行目的和一些留给科隆再保险的)。答案很简单:我相信每个合约的定价在我们拥有时都是不合理的,有时还是非常不合理。我初始化和监督这些位置,一系列的责任构成了我的信念,任何大型金融机构的CEO必须同样是首席风险执行官。如果我们在衍生品中有损失,那就是我的错。

我们的衍生品交易要求我们的交易对手在合约生成时就付款。因此钱一直在伯克希尔公司手里,我们其实没有违约风险。年末,我们收取的资金减去我们付出的损失——称之为我们的衍生品“浮存金”,共计81亿美金。这些浮存金和保险浮存金类似:如果我们在交易中不盈不亏,我们就享受了长期的免费资金。虽然不确定,但我们的期望是,我们会比不盈不亏做得更好,这样,赚得的大量投资收入会使资金有充分的累积。

至少有一小部分合约要求我们在市场发展对我们不利时放置抵押品。尽管在去年第四季度的混乱情况中,我们只是抵押了不到1%的证券组合(当我们交出抵押品时,我们把它放在第三方,同时保留投资收益在存放的证券中。)在2002年年度报告中,我们提到了放置要求引起的致命威胁,去年我们亲眼目睹各种各样金融机构的剧变就是活生生的实例(因为这个问题,当中美能源公司赶到进行挽救时,美国联合能源公司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宣告破产)。

我们的合约有四大类。对金融工具不感兴趣的人我很抱歉,因为我将很详细的解释他们。

·在去年报告中我提出适当增加“股票卖出”组合。有一些合约是15年内到期,其他是20年内。如果卖出合约的参考指标低于合约生成时的价格,我们将要在到期给对方支付款项。任何一方都不能选择提前结算,只有最后那一天的价格才计算。

为了更好地描述,我们在标准普尔500指数在1300时卖出一个价值10亿美金、期限为15年的指数卖出合约。如果指数下降了10%到1170,结算日那天我们将要支付1亿美金。如果指数高于1300,我们什么都不欠。如果我们全部损失掉10亿美金,指数必须降到0。同时,卖出那份合约将会我们带来一笔收入,大概1亿到1.5亿美金,如果我们想的话,我们将可以自由地投资。

我们的合约总共价值371亿美金(按照现时汇率计算),包括四大指数:美国的标准普尔500,英国的富时100指数,欧洲的道琼欧盟50指数和日本的日经225指数。我们第一份合约在2019年9月9日到期,最后一份在2028年1月24日到期。我们已经获得了49亿美金的合约费,这些钱我们已经用来投资了。同时,我们不用支付任何东西,因为所有的到期日都在很遥远的未来。尽管如此,我们采用了Black Scholes计价方法去记录年末的100亿美金债务,这个数字在每个报告日都会变动。用估计的损失100亿美金减去49亿收取的合约费,结果表明,到目前为止,以市值计算,我们的合约带来了51亿美金的损失。

我们支持用市值计算的会计方法。稍后我会解释为什么我觉得Black Scholes公式在长期变量被计价时会生成奇怪的结果,即使它是期权计价的标准。

我们的合约中有一点有时候不被理解:当我们损失掉所有的371亿美金时,那四个指数的所有股票都必须在到期日回落到零。比如,如果所有指数都比合约生成时下降25%,汇率保持今天的水平不变,我们在2019到2028年将会产生90亿元的应付款。在合约生成和到期日间,我们将会持有49亿元的合约费用,并且赚取投资收入。

·在去年报告中提到的第二类衍生品,要求我们当各类高收益指数中的公司发生信用损失时,我们要支付费用。我们的标准合约覆盖5年期,涉及100家公司。我们去年适当增加了这类衍生品的投资。当然,2007年末记载的合约离到期日更近了。总之,我们的合约平均寿命约是2.3年,第一个到期日是2009年9月20日,最后一个是2013年12月20日。

年末我们收到了这些合约的34亿美金合约费,并且支付了5.42亿美金的损失。用以市值计算的原则,我们建立了未来损失的负债,年末一共是30亿美金。支付和预计损失一共35亿美金,减去收到的34亿美金合约费,因此我们一共记录的损失是1亿美金。然而,在我们的季度报表中,收益和损失变化很大,从2008年第二季度的3.27亿美金利润到2008年第四季度的6.98美金损失。

惊奇的是,去年,这些合约我们只支付了9700万美金,远远低于比我们计入报表时预计的数。然而今年,损失将会大大增加,因为很多企业都破产了。在去年的信中,我告诉你我期望这些合约在到期时有利润产出。现在,经济快速衰退,最终损失的可能性加大。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会告诉你。

·2008年,我们开始对私人公司出售“信用违约掉期”。这只是信用保险,和我们在BHAC出售的类似,除了我们在这里承保的是公司的信用风险,而不是免税发行者。

比如,如果XYZ公司破产了,而我们出售了一张价值1亿美金的合约,我们有义务支付XYZ债务的缩水部分(例如,如果公司的债券在违约后价值3千万,我们就欠7千万美金)。典型的合约是,我们5年里每季度获得对方支付的费用,之后我们的保险到期。

年末,我们一共出售了40亿美金的合约,涉及42个公司,一共收了9300万美金年金。这是我们出售的衍生品中唯一有违约风险的。合约的买方必须在5年内运行良好,因为他每季度都必须给我们付年费。我们将不会扩大这项业务,因为买方现在坚持卖方存放抵押品,而我们不会参与这样的交易。

·在客户的要求下,我们出售了一些免税债券保险合约,与BHAC出售的类似,但结构是衍生品。两份合约唯一真正的不同是,衍生品用的是以市值计算价格,而BHAC要求用标准应计会计规则。

但这些不同会产生奇怪的结果。衍生品保险的债券多数是国家的义务,我们对这些感觉良好。但是在年末,以市值计算的会计方法要求我们记录6.31亿美金的衍生品合约损失。如果我们用同样的价格,在BHAC保险这些债券,运用保险公司要求的应计会计规则,我们今年将会有少量利润的记录。我们承保债券的这两种方法最终会产生一样的会计结果。但是短期内,报告的利润会差异很大。

Premiums Written已收保费Incurred Loss已发生损失之前我已经告诉你,运用市值计价会计方法的衍生品合约,会在报表中利润变化很大。增加和减少都不会使查理和我欢呼或者烦恼。其实,“下降”可以很有帮助,他给我们扩大有利条款的机会。希望我们对交易的解释也让你有同样的想法。

公式在金融界有着接近神圣的地位,我们用它在报表中定价我们的股票卖出期权。计算需要的主要数据是合约的期限、行使价格、和分析者对波动性的预测、利率和分红。

如果在延长期间运用这个公式,会产生荒谬的结果。说实话,Black和Scholes一定对这一点很明白。

但他们的追随者第一次发现这个公式时也许忽略了两位先生附加的说明。用一个极端的情形测试一个理论通常很有用。假设我们出售了一张期限为100年,价值10亿的标普500指数卖出期权,执行价格为903(08年12月31日的水平)。运用暗含的对长期合约的波动性假设,加上合适的利率和分红假设,我们发现,这份合约正确的Black-Scholes价格为250万美金。

要评价这个价格的合理性,我们必须估计标准普尔指数一个世纪之后会不会比今天低。当然,美元到时候会贬值(按2%通货膨胀率算,到时候价值大概14¢)。那也是一个推使指数升高的因素。更重要的是,100年的保留盈余会大大的增加指数内公司的价值。在20世纪里,道琼斯平均工业指数上升了大概175倍,主要是因为留存收益。

考虑了所有因素,我相信指数在100年后下降的可能性少于1%。但让我们就用这个数字,并且假设如果真的发生,最有可能的下降是50%。在这个假设下,我们的合约计算出来的预计损失是500万美金(10亿x 1%x 50%)

但如果我们在前期收了理论价格250万美金,我们只需要把它们以每年0.7%的复合年金投资就可以弥补这个预期的损失。只要赚取了0.7%以上,我们就有利润。你们愿意以0.7%的利率贷款100年吗?

让我们用最坏的角度来看我这个例子。记住,如果我们的假设是对的,有99%的机会我们不用付出任何东西。但即使在最坏的那1%可能性里,假设一共损失10亿美金,我们的贷款成本也只是6.2%。显然,我这两个假设都是荒唐的,或者说,这个公式是不正确的。

在我这个极端的例子中算出来的荒谬的结果是因为在公式中包括了波动性,而波动性又是由在过去的日,月,年终有多少股票在波动的结果决定的。这个方法和预计100年间美国商业价值的范围可能性权重没有关系(想象一下,你每天从一个患有狂郁症的邻居中得到一个价格,然后用计算出来的波动性作为一个等式里重要因素来预测这个农场在一个世纪后的价值可能范围)。

虽然历史波动性是一个评定短期期权的有用概念,但却不够完善,当期权的期限延长时,他的效用就会迅速降低。我的意见是,Black Scholes公式用在我们的长期卖出期权时,计算值高估了我们的估计,即使这个高估会随着合约到期而消失。

即使这样,在财务报告中,我们会继续使用Black Scholes公式去估计我们的长期股票卖出期权。这个公式蕴含了传统的智慧,任何我可能提出的替代品都会引起极端的质疑。这个很好理解:保守主义方面,那些建造自己的繁琐金融工具估价模型的CEO很少犯错误。查理和我都没有欲望加入乐观主义的行列。

年会

今年我们的年会将在5月2日,星期六举行。像往常一样,大门将在Qwest中心早上7点中打开,新的伯克希尔电影将在8点半播放。9点半我们将直接进入回答问题时间(午餐将稍作休息,在Qwest的观众席举行),这个会将持续到下午3点。短时间的休息过后,查理和我就很喜欢在3点15分召开的年度大会。如果你决定在当天的问题环节离开,请在查理说话的时候离开。

离开的最好理由,当然就是购物。我们会在连接会场的194300平方英尺的大堂摆放伯克希尔子公司的产品。去年,31000到会的人们都在这里购物,几乎每个摊位都创出了新的销售记录。但你可以做得更好(友情提醒:如果我发现销售情况差,我会把出口锁上。)

今年,Clayton会陈列出他新的咨询屋,包括Shaw的地板,Johns Manville的隔音和Mitek的接线柱。这个创新的“绿色”家园,以太阳能面板,和其他许多节能产品为特征,是真正意义上的未来房子。如果这个房子在像奥马哈这样的地区的话,电热费加起来估计总共才1美金一天。买了这个咨询屋之后,你会接下来考虑在旁边陈列的森林之河RV和浮筒艇。一定会让你的邻居很羡慕。

盖可将会有一个摊位,员工都是全国最好的顾问,他们都会为你提供汽车保险定价。许多时候,盖可会给你们一个股东优惠折扣(通常是8%).这个特殊的优惠在我们的50个管辖区内,有44个管辖区得到许可。(补充:如果你满足其他优惠团体的要求,这个优惠将不会附加上去。)带上你现有保险的详细资料,检查一下我们是否可以帮你省钱。我相信,至少有50%的人可以。

星期六,在奥马哈机场,我们会像往常一样有一系列NetJets飞机让你检阅。在Qwest的NetJets的摊位停留一下,学习如何观赏这些飞机.乘坐公车到达奥马哈,进入你的新飞机。不用担心光身检查,带上你在我们Quikut子公司展示上买的Ginsu小刀。

接下来,如果你还有钱,可到访一下书虫书店,这里出售大约30种书籍和DVD。现场有船运服务,为那些渴望学习新知识却不够能力搬运的人解决问题。

最后,我们的展示厅有三辆迷人的汽车,其中一辆来自过去和一辆来自未来。我们TTI子公司的CEO Paul Andrews将会带来他1935年版的Duesenberg,这辆车曾经属于我们在Wrigley收购案中新合伙人的母亲和外祖母Mrs Forrest Mars,Sr.。而未来的那一辆由一个令人惊奇的中国汽车公司BYD所生产的(插电汽车)作为代表,同时我们也拥有这个公司10%的产权。

连同这份报告书一起附上的委托书附件里解释了如何取得参加会议以及其它活动所需要的凭证。至于飞机,酒店以及汽车的预订,我们已与美国快递(800-799-6634)签署合约,他们将为您提供详尽的服务。每年负责这些事项的Carol Pedersen工作十分出色,在此我对她表示谢意。酒店预订可能会有难度,请和Carol联系她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位于Dodge和Pacific中间72大街,占地77英亩的内布拉斯加家具店今年仍会举行“伯克希尔周末”折扣活动。这项特殊的活动于12年前在NFM首次举行,活动期间的销售额由1997年的530万美元上升到2008年的3330万美元。仅周六一天,我们就创造了单日720万美元的销售记录。问一问任何一个零售商他对这个数量的看法吧。

为了享受伯克希尔公司的折扣,请您在4月30日周四到5月4日周一这段期间购买,届时请出示你的与会凭证。在此优惠期间,本着此次活动的精神,折扣价格甚至适用于某些享有很高声望但通常有严格规定不许折价出售的商品,我们非常感谢这些生产商的配合。NFM的营业时间是周一至周六早上10点到晚上9点,周日早上10点到下午6点。此外,今年周六下午5点30分到晚上8点钟,NFM将会举办西式野外烹饮聚会,欢迎各位参加。

在波仙珠宝将有两项专为股东举办的活动。首先是5月1日周五晚上6点至10点的鸡尾酒会。其次是5月3日周日早上9点至下午4点的大型庆祝活动,周六则持续到下午6点。

预计周末波仙珠宝会有大量的人潮,出于您的方便考虑,股东价格优惠期间由4月27日周一起至6月9日周六止。在此期间,请出示您的股东与会凭证或代理委托书以证实您是伯克希尔公司持有人的身份。

周日在波仙珠宝大卖场的外面,两届美国象棋冠军Patrick Wolff将蒙眼挑战所有前来的参赛者,六人为一组,参赛者眼睛无需蒙上。在此附近,来自达拉斯的著名魔术大师Norman Beck将使旁观者们不知所措。另外,两位世界顶尖的棋牌专家Bob Hamman和Sharon Osberg将在周日下午与股东们进行切磋。

Gorat`s将在5月3日周日下午1点至10点专为伯克希尔公司股东们提供服务。去年,足以容纳240人的Gorat`s在周日提供了975道餐点,3天里一共提供了2448道,其中包括702行家们青睐的主菜——T骨牛排。如果你要点鹅肝,请不要觉得让我为难。请记住:如果你选择那天在Gorat`s用餐,请在4月1日订位(无需提前),预订电话为:402-551-3733。

周六下午4点钟同样会有一场专为来自非北美地区的股东而设的招待会。每一年我们举办的会议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士前来参加,为了表示热诚的欢迎,查理和我将会亲自迎接来自远方的客人们。去年我们就接见了来自不同国家的700多个贵客。来自非北美和加拿大的股东们都会收到特别的入场凭证以及参加本场招待会的指南。

今年我们在处理股东提问的环节上会有重大的改变。最近几年,我们只收到了少量的只与伯克希尔公司及其运作相关的问题,而去年几乎没有收到。所以我们必须将讨论的主题引导到伯克希尔公司的生意事务上。

另一个相关的问题就是:当早上7点钟开门的时候曾经出现过混乱的场面,原因就是人们争先排队为了取得用于发问的扩音器。这从安全的角度出发是不可取的,我们也不认为奋力而跑的能力是决定能否发问的因素。(在78岁这一年我总结出徒步疾行是荒谬的被高估的才能。)因此,一个新的程序是迫切需要的。

第一个变化,一些来自报纸杂志以及电视媒体的金融新闻工作者将会参加问答环节并向查理和我提出股东们通过电子邮件提交的问题。他们的名字和邮箱分别为:财富杂志CarolLoo,cllomis@fortunemail.com;CNBC的Becky Quick,伯克希尔question@cnbc.com;纽约时报的Andrew Ross Sorkin,arsorkin@nytimes.com。每个记者都会从所提交的问题中选出他们认为最有趣和重要的一些问题参与讨论。(如果您的问题被选中而您希望记者在提问时提及您的名字,请在电子邮件中注明。)

查理和我都无法从中得到太多关于所要问及问题的线索。我们知道记者们会选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而我们喜欢这种方式。

我们的第二个变化是,我们会在8点15分为那些想提问题的股东进行一个麦克风的抽签。在会上,我会轮流回答记者和在场股东的提问。因此,至少一半的问题是从你们的提交中选出的并且是与伯克希尔公司有关的。同时我们也会继续回答一些来自观众的好的问题,也许涉及娱乐的。

所以请加入我们为资本家们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并让我们知道你是否喜欢这一新形式。查理和我非常期待您的光临。

沃伦.巴菲特

董事会主席

2009年2月27日

笔记:

1. “十次危机九次地产”,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破坏程度仅次于大萧条,而起因也与股市楼市的泡沫有关,巴菲特称其为“不该放贷的人把钱借给了不该借款的人”。在利益的诱导下,链条上的人沆瀣一气地做假,而复杂的金融衍生品又放大了其破坏性,全球一体化导致其如瘟疫一般在全世界传染,最终酿成巨祸。

但与此同时,巴菲特和芒格仍表示了对经济复苏的信心,其持有的多国指数期货便能充分反映其对长期的经济和股市复苏充满信心。

2. 伯克希尔该年度营收下滑8%,利润下滑60%,旗下的企业与地产关联度越高受影响越大,尤其是房屋建造与中介公司,其次是家居家具等企业。即使宏观经济出现多年罕见的下滑,而其建造公司的房屋贷款更是首当其冲,但因为其贷款政策相对保守审慎,所以损失也相对较小。

伯克希尔持有的股票中富国银行与次贷危机关联最大,但即便如此,重视零售和社区的富国银行在此次冲击中相较于贷款政策更激进的银行和衍生品交易过多的投行而言更稳健。

3. 马云说“明天很美好、后天更美好,但多数人都倒在了今晚而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在金融危机来临时,经济自由落体式下跌,股市迅速崩盘,而最可怕的是,美国作为全球最强有力经济体,其政府已经把所有能使用的政策工具都用完了,用巴菲特的话说是“All in”。但即使如此,信心依然没有恢复。

事后来看,如果在极度恐慌时买入优秀公司股票并持有至今的话,自然是赚的盆满钵满,但这面临着两个问题,第一是当大部分企业的业绩都实质性大幅下滑时,如何去估算其内在价值。第二则是更现实的问题,怎样才能在市场恐慌的时候调集到资金大举买入?或许不那么恰当的类比,中国在2018年底似乎经历了一次小危机,内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外部与美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上证综指跌至2400点,但仍有许多企业基本面依然强劲,即使如此在此时大举买入的也少,否则就不会跌到如此之低。纵观巴菲特的投资生涯,认识到低估是一回事,能够在低估时大举买入则是另一回事了。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WX GZH:鹏万陈忠良

@今日话题 @今日话题@雪球私募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网络,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联系本站删除!

联系邮箱:g16178#wiserpai.com(#换成@)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内容仅用于学习交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站不承担任何风险责任。

(0)
上一篇 2020年3月9日 21:37:13
下一篇 2020年3月9日 21:38:59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