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半年度)

来源:雪球App,作者: 鹏万陈忠良,(https://xueqiu.com/6217262310/130993446)


967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半年度)"

上半年的表现

我们今年并没有一个良好的开端,一月份是我们历史上最糟糕的月份之一:我们的增长率为3.3%,同时期的道琼斯指数为8.5%。不过整体的上半年我们的增长率为21%,超越了道琼斯指数9.6%。目前来看今年道琼斯指数是轻易地被我们和不少的基金经理打败了,然而这种情况不会每年都发生。

上半年的业绩表现纯粹是由占我们净资产比例63.3%的二级市场投资的证券所贡献的,取得控制权的投资部分没有任何贡献,而我们买下的Diversified Retailing Company (DRC) and Berkshire Hathaway Inc.会在年底被重新评估并将其结果按固有的标准反映到我们的业绩中来。

DRC和BH在上半年都有一些重要的收购举动。我们拥有DRC80%的股份,而总体而言DRC以及其下的子公司的表现都是令人满意的。但是BH却在其纺织领域遭受着实实在在的困难境况。目前我尚不认为BH的根本价值将会遭到损失,但是BH也似乎还不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满意的资产回报率。所以如果未来股市上涨的趋势得以持续的话,我们在BH的投资必将拖累我们的整体业绩表现。类似的情况也会在我们其它的CONTROLL类投资上出现,然而当投资的生意本身没有任何进步的情况下,这种拖累将会表现得更为明显。正如我的一位朋友所说的:“所谓经验,是指当你在找寻其它东西时无意中的发现。”

沃伦.巴菲特

1967年10月9日

笔记:

1.半年度信中巴菲特写到伯克希尔的净资产回报与其他企业比起来有一定差距,并且虽然短期看还没有影响内在价值,但是企业要想经营好也非常困难。在后文中又提到想经营一家控股企业,哪怕是年度的收益率无法追赶指数,此时已经埋下了转战伯克希尔的心了。

2.第二封信非常重要,在过去许多巴菲特的传记、纪录片中都提到了他因无法理解当前的市场而关闭合伙企业转而经营伯克希尔。这封信详细地记载了巴菲特的“心路历程”,对研究他的投资思想有极大价值。

巴菲特坦言以当前的状况,自己可能很难实现超过道指10个百分点的目标,原因有市场更加有效/过热、规模过大和个人斗志下降。

3.当市场过然或者高度有效的时候,巴菲特所依赖的廉价股就很难寻找到了,通过定量分析寻找便宜的股票是巴菲特的“主食”,而当一个方法长期而言非常有效且容易模仿学习时,会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分析师加入进来,更多的资金和聪明的头脑进入之后自然的结果便是便宜的股票机会变少而回报降低。

有意思的是虽然巴菲特自诩为定量派,但他自己却说这几年主要的收益来自于定性分析,即对行业、企业、管理层等定性分析,当然定性分析也需要一个“相对低估”的价格。但他提到这类投资不如定量分析来的简单易操作,需要对行业、企业较为熟悉,而考虑到这又受限于人的认知能力,所以这样的机会较少。

4.巴菲特在每年都会列出道指和几个大型开放基金的业绩,并反复强调应该将道指作为业绩衡量标准。现在“如其所愿”,市场参与者都开始衡量业绩标准并且努力战胜它。巴菲特提到的标准是至少应该以三年为期来衡量,他自己也多次讲到可能在某一年出现大幅亏损或者大幅落后于道指(虽然奇迹般地从未出现过)。当市场开始关注标准时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即非常关注短期的业绩回报,将标准定位一年、一个季度、一个月……而各路基金为了募集更多的资金,屈从于这样的资方需求,导致了更加严重的追逐短期业绩并实现自我强化。而他的预判是,这样的评判机制会造成大规模投机,而自己不愿意参与其中。

5.提到精力与冲劲,这是我较为意外的,因为按我们现在所知巴菲特八十多的高龄仍然在满世界寻找投资机会,三十多的巴菲特在信中提到自己并不以战胜道指为目标了,只需要勉强追平自己也能满意。此时的巴菲特更愿意去经营一家企业并且永不出售,因为这会带来更多的快乐。这样的心态或许只能等以后慢慢体会了吧。

6.业绩好和规模大是一个永恒的矛盾,即使巴菲特也无法更高效的解决。当长期的优秀业绩不难获得更多资金,但是当资金非常大时便无法买到足够多的便宜货。这种情况在牛市更加明显,高涨的业绩带来追涨的资金,最终促使股价进一步上涨。当出现这种情况时,寻找较为相对独立的资产比如土地房产或许是一个出路,但不可避免的是要降低潜在收益目标,就像巴菲特所写的一样。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WX GZH:忠意良言

@今日话题 @雪球私募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网络,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联系本站删除!

联系邮箱:g16178#wiserpai.com(#换成@)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内容仅用于学习交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站不承担任何风险责任。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