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下)

来源:雪球App,作者: 鹏万陈忠良,(https://xueqiu.com/6217262310/134620246)


投资

下面列出到年底我们持有的股票,它们的市值至少是6亿美元。

12/31/07

*这是根据实际的购买价格,也是计算税负的基准;这与一般公认会计准则所认定的“成本”,有一些不同,因为按照规定,账面价值有时需要加以调高、或予以冲销。

总的来说,我们所投资公司的表现让我们欣慰。在2007年,我们持有市值最大的四家公司中的三家:美国运通、可口可乐以及宝洁公司,每股收益分别增长了12%、14%和14%。第四家富国银行的收益由于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而稍有下降。不过,我相信它的内在价值还是在增加,即使增加了那么一点点。

注意到美国运通公司和富国银行都是Henry Wells和William Fargo创建的。美国运通创建于1850年,富国银行在1852年。宝洁公司和可口可乐公司分别开始于1837年和1886年。游戏开始时我们都没参加。

我必须强调的是:在任何时候,我们不是通过投资品的市场价格来计算我们投资的进展。我们宁可用两条适用在我们自己企业的测试标准,来衡量它们的成绩。第一条标准,扣除整个行业预期增长后的实际收益增长。第二条,更主观些,就是看它们的“护城河”是否这一年里变得更宽,“护城河”是一种隐喻,指的是公司拥有的,会让它的竞争对手日子难过的竞争优势。这四大公司在这项测试中毫无疑问,都能得分。

去年我们有一笔很大的卖出。在2002年和2003年,伯克希尔用4.88亿美元买入中石油公司1.3%的股权。按这个价格,这个中石油公司的价值大约为370亿美元。查理和我那时感觉该公司的内在价值大约应该为1000亿美元。到2007年,两个因素使得它的内在价值得到很大提高:油价的显著攀升;以及中石油的管理层在石油和天然气储备上,下的大工夫。到去年下半年,公司的市值上升到2750亿美元,大约是我们在与其他大型石油公司比较后,认为它应该有的价值。所以,我们把手里中石油的股票卖了40亿美元。

一个脚注:我们为在中石油交易上的收益向美国国税局缴纳了12亿美元的税。此笔税款大约够美国政府运作4小时的费用,这包括了国防、社会保障等,我能叫得出的所有费用。

去年我告诉你们,我管理着伯克希尔62个衍生品合约。(我们还有一些合约,遗留在了通用再保险流失的账簿里)。今天,我们有94个这样的合约,它们主要分为两类。

第一类,我们签的54个合约,承担特定债券,包括各种高收益率债券的违约风险。这些合约的到期日各不相同,从2009年到2013年。到年底,我们从这些合约中收到32亿美元的额外奖励,承担了4.72亿美元的亏损;并且在最坏的情况下(尽管这种极端的情况不太可能发生),还需要再付出47亿美元。

我们确定还会付出更多,但我相信,撇开我们能从持有的部分中大赚一笔不说,单单就从额外的回报来看,这些合约也证明是有价值的。在年底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中,为这些合约的“风险敞口”,记录了18亿美元的“衍生合约负债”。

第二类合约,涉及到我们卖出的,针对四种股票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加上三种国外的指数)的各种卖出期权合约。这些卖出期权的起始期限不是15年就是20年,它们会受到市场的影响。我们(通过卖出这样合约,)收到45亿美元的额外收入,也在年底,记录了46亿美元的负债。这些卖出期权合约只能在到期时,才会执行。它们的到期时间在2019年到2027年之间。届时,只有在上述的股票指数水平,低于签订卖出期权合约时的,我们才需要付钱出去。同样的,我相信这些合约,总体上将是盈利的。我们也将在持有这些合约的15或20年里,通过用卖出这些合约获得的收入去投资,获得丰厚的收益。

对于我们的衍生品合约有两点是很重要的。第一,在所有交易里,我们都是通过卖出合约,收到钱的一方,这意味着我们并没有对冲风险。

第二,这些衍生品合约适用的会计准则,不同于应用在我们资产投资组合上的。在资产投资组合中,资产价值的变化将以净资产的形式,显示在伯克希尔的资产负债表上,但它不会影响收益,除非我们出售(或是冲销)资产。而衍生品合约的价值变化,必须计入每季的收入中。

由此,我们持有的衍生品部位,有时会使公司报告的收益,产生很大的摆动,可查理和我相信这些部位的内在价值,其实变化很小。即便这些摆动在一个季度里,轻易就达到10亿美元或更多,他和我也将对此熟视无睹,我们希望你也如此。你可能想到,在我们的巨灾保险业务中,经常准备面临,短时间内报告:收益很快消失,和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净值很大增长的情况,交替出现。这也是我们在衍生品交易中所用的哲学。

美元在2007年对其它主要货币进一步走弱,原因显而易见:美国人喜爱购买其它地方生产的产品,超过世界其他地区的人们对美国产商品的喜爱。这就不可避免地,造成美国每天将大约价值20亿美元的借据和资产输送给世界其他地区。随着时间过去,这种变卖,对美元造成压力。

当美元贬值时,它既让外国人能更便宜地购买我们的产品,又使它们的产品对美国公民来说变得更昂贵。这就是为什么一种贬值的货币常被假设可以用来医治贸易赤字。的确,美元大幅贬值后,美国的贸易赤字,毫无疑问会有所缓解。但是考虑一下这个现象:在2002年,欧元对美元的汇率平均在1:0.946,我们对德国(我们第五大贸易伙伴)的贸易赤字是360亿美元。到了2007年,汇率平均在1:1.37,我们对德国的贸易赤字却上升到450亿美元。相似的情况是,美元对加元从2002年平均1:0.64,下跌到2007年的1:0.93。我们对加拿大的贸易赤字同样也从2002年的500亿美元上升到2007年的640美元。到目前为止,至少一个疲弱的美元,并不能对平衡我们的贸易起很大的作用。

最近大家都在谈论主权财富基金,以及它们如何在购买大量美国公司的股份。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并不是外国政府有什么邪恶的阴谋。实际上,我们的贸易平衡仰仗在美国的巨额外国投资。当我们每天将20亿美元强加给世界其他地区时,他们必定会在这里投资点什么。当他们选择股票,而不是债券时,为什么我们要抱怨呢?

美元的走弱,错不在欧佩克(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中国及其他。别的发达国家和美国一样,依赖石油进口,也在和从中国进口的产品竞争。美国应当发展出一套明智的贸易政策,而不是挑选出一些国家来惩罚或一些行业来保护。我们也不应该采取那些很容易引发报复的行动,那样只会减少美国的出口,真正的贸易应该是我们和世界的其他地区之间互惠的。

我们的立法者应该认识到,这种货币流动的不平衡是不能持久的,所以现在需要调整政策,以求从本质上尽早减少这种不平衡。否则,我们每天强加给世界各地的20亿美元,已经造成全球某些方面令人不快的消化不良。(要了解其他对我们难以容忍的贸易赤字的评述,请看艾伦•格林斯潘2004年11月19日的论述,联邦开放市场委员会2004年6月29日的备忘录,和本•伯南克2007年9月11日的讲话)

伯克希尔在2007年只持有一种直接外汇的头寸。它就是——请屏住你的呼吸——巴西的货币雷亚尔。就在不久以前,将美元兑换成雷亚尔被认为是不可想象的。毕竟,在上个世纪里,多达5个版本的巴西货币,让雷亚尔快变成狂欢节里洒的小纸片了。当货币真实出现像许多国家一样的情况:货币陷入发行、贬值,退出流通的周期性中,富有的巴西人为保护他们的财富,有时将大笔的钱转移到美国。

但是任何采用这种看上去谨慎方式的巴西人,已经在过去5年中,损失了他一半的净资产。这里有从2002年到2007年底,每年雷亚尔对美元的指数记录:100;122;133;152;166;199。每年雷亚尔都在走高,美元却在下跌。此外,在这段时期里,巴西政府还在市场中买入美元,以此来控制雷亚尔(的升值速度),同时支撑美元(的下跌)。

我们直接外汇头寸在过去5年中已经带来23美元的税前收益。另一方面,我们也从持有美国公司用其他货币发行的债券中盈利。例如,在2001年和2002年,我们以57%面值的价格,购买了3.1亿欧元的亚马逊公司的债券:票面利率6.875%,2010年到期。那时,亚马逊公司的债券被标以“垃圾”级信用的价格在出售,尽管它们决不是。对,在维吉尼亚,你能够偶尔发现市场是多么可笑和无效,或者至少你可以在,除了某些主流商学院的金融系外的,任何地方发现它们。

亚马逊债券的以欧元计价,对我们有更深层和重要的吸引力。在2002年我们购买的时候,欧元对美元的汇率是1:0.95。因此,我们的成本以美元计算,仅仅是1.69亿美元。现在债券以102%面值的价格被出售,欧元对美元的汇率是1:1.47。在2005年和2006年一些我们的债券被赎回,我们从那里获得2.53亿美元。我们保留的债券在年底,价值1.62亿美元。在2.46亿美元,我们已实现和未实现的收益里,有1.18亿美元是由于美元的下跌。都是货币自己干的。

在伯克希尔,我们将努力提高直接和间接来自国外的收益。即使我们能成功,我们的资产和收益仍将主要集中在美国。尽管我们国家在一个又一个领域里的许多问题上的错误,是令人遗憾和不能宽恕的,但是美国法律的规则,市场经济体系,以及社会精英的信仰都将为国民创造持久的繁荣。

就像我以前告诉过你们的,我们已经对CEO的继任人选做了充分的准备,因为我们拥有三个很出色的内部候选人。董事会很清楚的知道,一旦我无法胜任工作,不管是去世还是丧失能力,谁将被挑选,来接替我的工作。并且董事会还有两个后备人选。

去年,我告诉你们,我们将尽快完成伯克希尔在投资业务上的继任者计划。我们的确现在确定了4个候选人,他们都能接替我的投资工作。他们都普遍拥有管理素质,并且他们对应邀到伯克希尔来工作,都显示出强烈的兴趣。董事会了解这四位的能力,并期待如果需要,可以雇佣到一个或更多的人。这些候选人都正当壮年,经济上非常富有,所有人希望能为伯克希尔工作的原因,并不是为了得到经济上的补偿。(我很不情愿地打消了,要在我死后继续管理投资组合的念头。也放弃我希望给“拓展视野”,这项条款赋予的新含义。

充满想象力的数字——上市公司们是如何给收益“注水”的

前参议员艾伦•辛普森有句名言:“那些在华盛顿高速公路上开车的人,需要不怕交通堵塞”。假如他真的到少有人至的道路上找找,参议员会在那里看到美国公司的会计们。

在“首选路线的问题”上最重要的一次投票发生在1994年。迫于美国CEO们的压力,美国参议院投票以88比9通过提案,让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闭上了嘴。此前一项毫无异义的规定,让FASB饱受指责,这项规定告知公司的首脑们,奖励给他们的股票期权,是一种经济补偿,它们的价值将被作为一项费用计入公司的财务报表。

在参议员们投票后,FASB现在要求教授的会计准则,必须符合参议院第88号法令在注册会计师(CPAs)方面的规定。法令规定:对于期权,公司可以选择两种报告方式。“首选的”处理方式是:将期权的价值视为费用。不过法令也允许,当公司是按市场价值颁发期权时,可以忽略它的费用。

轮到美国的CEO们说真话的时候,他们的回应一点不光彩。在接下去的6年里,入选标准普尔指数的500家公司中只有两家,选择了“首选的”路线。余下公司的CEO们全都选择了另一条低速路线,从而忽略了一大笔显而易见的费用,只为在报表上,有更高的“收益”。我确信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觉得,即使他们选择把期权作为费用计入,他们的董事们也会在将来的某些时候,为了通过经理们渴望的“一次性授予”(期权),而重新考虑。

即便如此,对很多CEO来说,那条低速路还不够好。在日趋削弱的公司章程里有规定,如果期权,被以一个低于公司市场价值很多的行权价格售出,其导致的收益应保留在公司。不过,没问题。为了规避这条恼人的规定,许多公司秘密地回溯授予期权的日期,造成他们是按当时的市场价格获得期权的假相,而事实上,他们早因拿到低于市场的价格,而将收益纳入囊中。

十多年里,针对股票期权,荒谬的会计规则正在淡出,但是其他这样的会计手段依然存在——其中比较重要的是:一个公司计算养老金费用时,使用的投资回报假设。许多公司会继续选定这种假设,这种情况将会毫不奇怪的出现,这样的假设能让他们报告“超过实际”的虚假收益。从363家进入标准普尔指数的公司制定的养老金计划,2006年这个投资回报假设是8%。让我们看看这个假设实现的可能性。

在所有的养老基金中,平均持有债券和现金的比例大约是28%,这部分资产的回报率不会超过5%。更高的收益,当然是有可能达到的,不过伴随而来的是,造成与之相对称(或更大)损失的风险。

并且这意味着剩余72%的养老金资产——将主要是投资公司的股权。不是直接持有股票,就是透过,比如对冲基金或私人股权投资这样的载体间接持有。如果要使整个资产收益达到假设的8%,这部分资产必须挣到9.2%的收益,并且那种收益回报,必须是扣除所有交易费用后的,但是现在的交易费用远比它们先前的高。

这种期望的真实性有多少呢?让我们回顾一些,我在两年前提到的数据:在整个20世纪,道琼斯指数从66点涨到11,497点。这个增长看上去很大,但换算成每年的复合增长,不过5.3%。如果一个投资者,持有道琼斯指数整整一个世纪,在期间的很多时候,他会收到很慷慨的分红,但在最后的几年里,分红大约也只有2%左右。20世纪是一个多么精彩的世纪。

想想现在这个世纪。投资者如果仅仅想达到5.3%的市值增长,那道琼斯指数,最近低于13,000点,也将在2099年12月31日时,收报于200万点!就是在100年里,为达到年平均5.3%的收益水平,需要道琼斯指数上涨198.8万点,在这个世纪的头八年里,我们只取得不到2000点的上涨。

有趣的是,市场评论人士在道琼斯指数有可能跨越,诸如14,000点或15,000点这样千点整数位时,都会有规律的加快呼吸。如果他们保持这种反应,按本世纪内年增长5.3%计算,他们在余下的92年里,至少要将经历1,986次这样的体验。虽然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但我们真的相信这样的事能发生吗?

红利收益继续徘徊在2%左右。即使股票年平均增长,能达到上世纪5.3%的水平,养老金计划中的股票部分,在考虑支出0.5%的费用后,收益将不会超过7%左右。并且0.5%的费用估算,对于邀请投资顾问和高身价经理们——所谓的“投资助理”出马,已经是相当保守的了。

每个人很自然的,期望收益超过市场的平均水平。那些“投资助理”由衷的鼓励和灌输他们的客户这种观念。但是作为一类,雇佣这些投资助理的群体。他们收益一定是低于平均水平。原因很简单:1)所有投资者都不可避免赚到:一个平均的投资回报,减去交易费用;2)被动型投资者和指数投资者,由于从头至尾他们的交易很不活跃,他们赚到的收益是:平均收益水平,减去一个非常低的交易费用。3)在赚取市场平均收益的群体中,剩下的一部分就是——交易活跃的投资者。但是这个群体也因此会招致高额的交易、管理和顾问咨询费用。所以交易活跃的投资者,相比他们那些不活跃的“同胞们”,会抹去很大一部分的投资回报。这意味着:“懵懂无知”的被动型投资者(与他们相比)一定会胜出。

我还必须指出,在本世纪里,想从股票中赚到10%年收益的人,他们的如意算盘是2%的年收益来自分红,8%来自股价上涨。但这无异于他们是在预计:2100年道琼斯指数会在2,400万点的水平!如果你的理财顾问告诉你,会从股票上赚到两位数的投资回报,那就把上面的数字解释给他听,一定会让他感到狼狈。许多“投资助理”显然是童话“绿野仙踪”里,那个说:“为什么,我在早饭前,有时已经相信了超过六件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呢?”话的女王的直系后代。所以要谨防那些油嘴滑舌的投资助理,向往你头脑里塞进幻想的时候,同时也在往自己的口袋里揣着酬金。

一些公司在欧洲也有类似和美国一样的养老金计划,并且在他们的会计账上,几乎所有美国养老金计划的假定收益,都高于海外的。这种差异令人困惑:为什么这些公司不派他们的美国经理们,去负责公司海外养老金计划的资产,让他们能将自己的神奇魔力,一样作用到这些资产上?我从来没有看到关于这种迷惑的解释,但是负责审查这些假定投资回报的审计人员和核算师也似乎对此没有疑问。

不过,对于为什么CEO们要选择一个如此高投资收益假设的原因,并不让人困惑:这样他们就可以报告更高的公司收益。而且即便他们,如我认为的那样,确实是错的,那恶果在他们退休后的很长时间里,也不会发生。

数十年来,美国公司掩藏(收益),或是更坏的企图,想尽可能高的报告当前收益的行为,应该好收敛了。他们应该听听我搭档查理•芒格的话:“如果你三次把球击出左边界,那下次击打时,瞄得稍微靠向右些。”

无论公司在养老金费用上耍得花样,如何让股东们逡巡止步于道上,纳税人要经历的打击,要远胜公司股东们许多倍。公共养老金虽然承诺巨大,但在很多方面,养老基金却严重不足。只是因为引爆这颗定时炸弹的导火索还很长,政治家们畏缩于税收会造成的伤痛。反正只有在这些官员去世后很久,这些问题才会出现。官员们很容易就制定出,这些养老的承诺,涉及有时是哪些不满40岁人的提早年退休计划;慷慨的生活费调整计划。在这个人们寿命越来越长而通货膨胀又是必然的世界里,那些承诺将决不会很容易的兑现。

尽管在美国公司会计账目中推行一个“诚信系统”已经失败,但我需要说明的是,在大量伯克希尔资产负债表的项目中,它是确实存在的。在每个我们提供给你们的报表中,我们必须为我们保险的业务估算损失储备金。如果我们的估算有误,将意味着我们的资产负债表和损益表都是错的。所以很自然的,我们尽自己所能让这部分估算精确。然而,在每一个我们估算的报告中,也一定会有差错。

在2007年底,我们显示560亿美元的保险负债。这表示我们推测,在年底前我们需要对所有可能损失事件,最终进行赔付的金额,(除去大约30亿美元按现值已经被贴现的储备金)。我们为知道的数以千计的保单,为它们每个,记上一美元的价值,来反映我们相信需要支付哪些。在某些案子里,由工伤赔偿保障引发的,对某些严重伤害的索赔,会延续50年或更长的时期里,都产生赔付。

我们当然会对在年底前已发生的损失,准备大笔的储备金,这不包括我们已听说的损失。有时,被保险人也不知道是否有损失发生。(想想哪些经年未被发现的职务侵占案件。)我们有时候接到索赔,损失来自我们几十年前承保的保单。

有个几年前我告诉你们的故事,形象说明我们在精确估算损失责任方面的问题:一个小伙子正在欧洲进行一次重要的商务旅行,这时他姐姐来电话告诉他:父亲过世了。但她的弟弟解释说,他没法回去,但鉴于自己没有在葬礼上出什么力,他愿意承担葬礼的费用。在他回来后,他的姐姐告诉他,葬礼办得顺利,并出示一张总额8000美元的账单给他,他付了。但一个月后,他又收到从殡仪馆开出的一张10美元账单。他又付了。又一个月后,他又收到另一张同样的10美元账单。当第三张10美元发票,在接下的一个月送来时,这个困惑的男人打电话给他姐姐,询问为什么这件事没完没了了。“哦,”她的姐姐回答说“我忘了告诉你,我们埋葬爸爸的时候,租了套西装(一起埋了)。”

在我们的保险公司,我们有一个未知的,但确实相当大,数量的“租赁的装”被埋在世界各地。我们正试图精确估算出他们的账单。在十或二十年后,我们就能恰当估算出,我们现在的估计有多不准确。即使那个估算出人意料,我个人相信,我们声明的拨备也是充足的,不过在过去,我也犯过好几次错误。

年度股东大会

我们今年的股东大会将在5月3日,星期六举行。与往常一样,奎斯特中心在上午7点开门,一部关于伯克希尔的新影片将在8点半放映。在9点半开始,我们直接进入解答问题阶段,(中间休息一下,在奎斯特中心的看台上吃午饭),直到下午3点。接着,在稍作休息后,查理和我将在3点15分,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如果在白天的问答阶段你打算离开的话,拜托请在查理讲话时那样做。

离开最好的理由,当然是购物。在毗邻会议区,我们辟出194,300平方英尺的场地,摆满伯克希尔旗下公司的产品,希望能满足你们的购物欲望。去年,由于27,000名与会人士各尽其力,几乎所有的摊位的销售额记录都大幅上升。但是,今年你们能做的更好。(如果需要,我会锁上所有的门。)

今年我们将再次展示克莱顿公司的预制房屋,特点是艾可美(Acme)的砖块;萧氏(Shaw)的地毯;约翰•曼维尔公司(John Manville)的隔热材料;和迈铁(MiTek)的扣件;凯夫瑞(Carefree)的遮阳蓬;内布拉斯加家具中心(NFM)的家具。你会发现这间1,550平方英尺的房屋,售价在69,500美元,送货费用另加。在你买下房屋后,考虑一下摊位附近丛林河流(Forest River)公司的娱乐车(RV)和浮舟。

盖可保险将有一个摊位,来自全国的顶尖保险顾问齐聚于此,他们全部准备给你提供车辆保险的报价。在大多情况里,盖可保险能给你一个特殊的股东折扣(通常是8%)。这个特殊的报价在我们全美50个州中的45个营业网点,都适用。(补充一点:如果你有资格享受另一个折扣,比如给特定团体的折扣,这些折扣不能累加。)带上你已有保险的详细资料,让我们看看是否能帮你省钱。我相信我们能做到,至少帮你省下至少50%的保费。

星期六,在奥马哈机场,NetJet公司像以往一样陈列他们的飞机供你们参观。NetJet公司在奎斯特中心的摊位上,你也可以看到这些飞机的资料。坐大巴来奥马哈的,乘你的新飞机离开吧。你可以带上所有你想带的定型发胶和剪刀,和你一起上飞机。

接着,如果你还有钱剩下,去看看书虫公司的摊位,你会找到大约25种图书和DVD碟片,以《穷查理年鉴》为首,全部打折。在没有做任何广告或在书店做陈列,查理的书现在引入注目卖出近50,000本。你们中谁没有与会的话,上网站poorcharliesalmanack.com,去预订一本。

随本报告一起寄送的股东委托资料里,会解释你如何获得参加股东大会和其他活动的资格。我们也再次委托美国运通公司(800-799-6634)为你们提供飞机、宾馆和汽车预订方面的帮助。负责这些事情的卡洛尔•佩德森,每年都为我们做着这件令人恐惧的工作,我为此感谢她。宾馆的房间会很紧张,但与卡洛尔联系,你将会得到一间。

坐落在第72街,位于道奇街和太平洋街之间,占地77英亩的内布拉斯加家具中心。在那里,我们会再次举办“伯克希尔周末”大减价。我们开始举办这一特殊活动是在11年前。“周末大减价”的销售额也从1997年的530万美元,增加到2007年的3090万美元。这个数目比许多家具店一年登记的销售额要大的多。

你只有在5月1日到5月5日的这段时间内购买,并出示你的年会入场券,才能享受折扣价。在此期间的折扣价,也适用于部分几乎从不打折销售的知名厂商,为祝贺我们的股东周末,特别破例。我们非常感谢这些厂商的支持。内布拉斯加家具中心周一到周六的营业时间为,早上十点到晚上九点,周日则为早上十点到晚上六点。今年,在周六从下午五点三十分到八点,卖场会举办一场巴加海滩盛会,供应特色的牛肉和鸡肉墨西哥卷饼。

在波仙珠宝,我们将再次举办两场特别针对伯克希尔股东的活动。第一场是鸡尾酒招待会,时间是5月2日,周五下午6点到10点。第二场,主要的庆祝活动将在5月4日,周日的上午9点到下午4点举行,周六,则一直开到下午6点。

在整个周末,波仙珠宝店里将会人山人海。为了方便你们,股东特惠价格将从4月28日,周一开始,一直到5月10日,周六,一直有效。在此期间,请出示你的年会入场券,以证明你的股东身份,或出示交易说明,证明你是一个伯克希尔股票持有人。

周日,在波仙珠宝店外的帐篷里,两届美国国际象棋冠军派屈克•沃尔夫将带着眼罩,和来宾下盲棋,当然六人一组的来宾,是可以把他们的眼睛挣得大大的。从达拉斯来的著名魔术师诺曼•贝克会在附近迷惑旁观者。另外,我们还请到两位世界顶级的桥牌高手Bob Hamman和Sharon Osberg,在周日下午,会和我们的股东们玩桥牌。

戈瑞特餐厅(Gorat’s)照例再次在5月4日,周日,只对伯克希尔股东开放。服务时间是下午4点到10点。去年,240个座位的戈瑞特餐厅,在周日接待了915位来晚餐的股东,三天里共卖出2,487份牛排,其中656份是丁骨牛排。美食对美食鉴赏家优先,请记住那天去戈瑞特餐厅,你必须提前预约,需要的人,在4月1日(不要提前)打402-551-3733进行预订。

周六下午,我们将再次为从北美以外来的股东,举办一个招待会。每年我们的股东大会吸引来自全球的许多人,查理和我想对这些来自远方的客人,表示一下我们个人的问候。去年,我们很高兴与来自许多国家的400位股东会面。任何非美国和加拿大的股东,将收到特别的入场券,上面有参加这个招待会的说明。

84岁的查理和77岁的我,拥有的幸运超过了我们的梦想。我们都出生在美国;都有非常了不起的父母,让我们能获得良好的教育;都有美满的家庭和健康的身体;都有一些“商业”基因,让我们取得了某种其他人未经历过的巨大成功,这些人对我们社会福利的贡献,并不逊于我们,甚至比我们更多。而且,我们都热衷于做着我们热爱的工作,并有无数杰出的和令人愉快的同事协助。对于我们,每天都是那样令人兴奋;所以不要惊讶,看到我们跳着踢踏舞去上班。不过对我们,没有比在伯克希尔每年的股东大会上,与我们的持股合伙人欢聚一堂,更让人兴奋的了。因此,5月3日在奎斯特中心,来加入每年我们的“为资本家举办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我们将在那里恭候各位。

沃伦•巴菲特

董事会主席

2008年2月

笔记:

1.次贷危机前夜,巴菲特已经提及房产公司、家居建材公司和银行受到的波及,庆幸伯克希尔旗下的企业均属于稳健经营,甚至于发放房贷的公司都还没看出来特别大的影响。

2.喜诗糖果的例子多次被提及,不要对好公司吹毛求疵,长期复利的结果是非常惊人的,企业的定性分析比定量分析更重要。

3.巴菲特在上一年的信中提到各大公司都拒绝他加入薪酬委员会,他再一次抨击了期权不强制计入费用的会计准则,声称这不过是贪婪的管理层所玩的把戏,最终需要股东来买单。

4.在这一年巴菲特卖出了中石油,因他觉得其内在价值已完全反映,而这是中石油的H股,2007年正是A股最大的一次牛市,上证综指站上了6000点且12年后也再没恢复到那个位置,站在2019年来看,2007年也是中石油的历史高点。

5.除了外汇和贵金属期货投资,在该年度的信里巴菲特提到了衍生品合约投资,大意类似于一个指数的看涨期货,不过为什么结算会到2019—2027年,期限这么长的对赌一方面说明了市场对当时的美股极度悲观,另一方面也反映了巴菲特对美股长期的趋势非常乐观——否则也不会卖出合约收取45亿美元了。

*更多文章敬请关注WX GZH:鹏万陈忠良

@今日话题 @雪球私募

版权声明:文章来源网络,若您发现本站存在您非授权的原创作品,请联系本站删除!

联系邮箱:g16178#wiserpai.com(#换成@)

免责声明:本站所发表的内容仅用于学习交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本站不承担任何风险责任。

(0)
上一篇 2020年3月9日 21:38:59
下一篇 2020年3月9日 21:39:2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